從翼裝飛行到瀑降:理性思考極限運動

言詠2020-08-27 20:53

言詠/文  還記得那個在翼裝飛行中墜亡的女孩嗎?年輕生命的隕落引發輿論對極限運動的爭議。幾個月后,兩名驢友在貴州滴水灘瀑布進行瀑降時遇難,一名驢友在穿越鰲太線時遇難。這些年,隨著戶外運動、極限運動的勃興,類似事件越來越多。2011年北京郊區的貓兒山、靈山曾連續發生驢友被困,不得不動用救援的情況。這只是被報道出來的部分,一位民間公益救援隊負責人說,他們經常半夜收到求援呼叫,險情比公眾看到的更多。

每次遇險事件發生后,圍觀者罵聲居多,很多“吃飽了撐的”、“作死”的論調。但是,鍵盤俠式的“一罵了之”并不是正確的思維方式,我們需要理性思考戶外探險和極限運動。目前,從官員認知到公眾認知,甚至包括參與者的認知,都有需要厘清的誤區??梢哉f,當下的中國,在軟硬環境上,對戶外探險、極限運動都不友好。

首先必須明晰的是,這類運動雖然帶有一定的冒險色彩,但不是“吃飽了作死”,這其實是人類內在突破和探索精神的彰顯?;蛟S每個人的表現力度不一樣,有的人玩翼裝飛行,有的人攀巖甚至挑戰Free Solo(無保護徒手攀登),有的人挑戰雪線,但本質是一樣的:對未知的嘗試,對循規蹈矩的突破;它需要好奇、激情和勇氣。這些精神內核正是人類前行的動力。在一個社會按部就班的大多數人中,他們是帶來色彩和活力的那部分,一個多元的社會應該有他們的位置,即便是小眾。

另外,還需厘清的是,真正的戶外愛好者并非冒險之徒,反而是風險意識最高的群體。他們理解風險何在,也嚴謹地規避風險。就拿Free Solo來說,很多人會覺得太冒險,但其實沒看到這背后是反復的訓練,讓技術達到爐火純青。一位攀巖者在為巖友跟拍他Free Solo的視頻時,感受到的是一個人“隱藏在冷靜和嚴謹下的狂熱和浪漫,也看到一個人在逐漸向自己的極限推進的勢能”。這是真正的玩家。

從這些角度來說,極限運動應該被更正確的認知,它絕不是拿生命當兒戲求新鮮刺激。如果報以這樣的定見,無論是政策制定還是輿論氛圍,對于極限運動都是不友好的。比如,一旦出了事故,地方相關官員的對策就是一刀切地“封殺”。此次瀑降事故后,當地官員稱,滴水灘景點屬于天然景點,不對外收門票,如果景點開發了,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了。這個邏輯并不正確,是否圈成景點和發生事故之間并沒有必然聯系,或者說,不能為了避免事故就把所有自然景觀資源都圈成景點。優勝美地是美國最有名的攀巖勝地,即便在攀巖者和景區矛盾最激化的階段,也從未出現過“禁止攀巖”這樣一刀切的明文規定。

這樣的成見還會誤導公眾,他們都是未來潛在的參與者。那些僅僅為了追求新鮮刺激、為了一躍成網紅博取眼球而參與進來的人,往往更容易成為冒進者。他們對這類運動缺乏真正的理解,也缺乏把風險規避到最低的能力。當下戶外運動、極限運動的門檻低,教學和培訓力量薄弱,從業者專業性不足,再疊加商業利益,行業魚龍混雜,良莠不齊,很容易把初學者帶入危險境地,同時也將這類運動推向惡性循環。

因此,在悲劇一再發生的時刻,我們不要譴責——即便僅從尊重逝去生命的層面,我們需要的是,不斷推進社會對戶外探險以及極限運動的真正理解。只有當政府、公眾包括參與者對此都有了正確認知,才能把它推向一個良性發展的渠道。在制度層面可做的很多,比如在國家立法層面,相關法律能否完善?在行業引領層面,相關標準能否規范?相關培訓能否加強?在責任主管方面,權責能否更精準明細,而不是有利就管,有事就推的狀況?

我始終認為,一個真正的戶外探險或極限運動的玩家,就像那位Free Solo攀登者一樣,是嚴謹與浪漫同在,冷靜與狂熱同在。他們熱愛自然,熱愛生命。我理解他們,那種突破的沖動和探索的勇氣也值得尊重,這是人類社會中非常寶貴的部分,它需要被傳承,如果扼殺或拋棄掉這些,對于一個社會來說,是一種危險的禁錮。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評論版主編
武漢大學法文系畢業。08年入職機動記者部。
湖北省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