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務副區長的財政壓力

杜濤2020-08-10 00:00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杜濤 宋宸(化名),某市轄區的常務副區長。在中國的大部分地方政府中的常務副區長一般都會分管財政、發改,聯系稅務局。

8月中旬,宋宸對經濟觀察網表示,現在主要的支出是公務員、事業單位、非正式編制人員的工資,各種民生保障支出,償付債務利息等等,每個月的稅收收入僅僅夠數天的支出。

幸運的是,現在省里每個月對宋宸所在區工資支出給予了救助,每個月支持1.5億元左右。但是對于每個月的工資支出還有2000萬元缺口?,F在的情況是,在政府負責的支出中,稅收和加上省級的救助,基本上可以保證工資支出和債務償付利息支出,其他的支出就要再想辦法。

地方財政現在面臨比較大的壓力。其實在2019年做2020年預算之時,不少地方已經降低2020年的預算。在2019年年底召開的財政工作會議中,財政部就強調2020年要“以收定支”。

收入難籌,支出剛性。對于宋宸來說,這就是日子,每天都在想,甚至開會的時候都會走神,腦袋里全是去哪里籌集收入,這筆收入落在哪項支出之上。

收入

在以前,宋宸都可以從區里調度出20億元的資金,去市長那里,一個億以下的項目從來不開口。

宋宸回憶起以前的日子,那是2014年到2017年之間,現在,“500萬元,我都要去找市長要。”

現在,宋宸每天想的都是從哪里籌集到資金,然后支出的到哪一塊。

開源,但是對于他來說,不像以前那么簡單了。其實,地方政府的收入來源清晰可見,不外乎是稅收、土地、處置其他資產起源收入、金融機構融資、盤活存量資金、上級財政轉移支付等。

現在,對于地方政府來說,融資平臺想從金融機構融資非常困難,土地因為大趨勢,又不好賣不出去。

宋宸告訴記者,稅收,我們區的稅收不少,可是大頭都被市和省里拿走了。到我們這里不到三成,還承擔了市區的很多基礎設施投資。比如,假設一個月增值稅1個億,中央與地方分成5:5.但是宋宸拿到的絕對不是五成,因為省市縣,三級還要分成。

“現在省以下財政體制比較混款,各種各樣的模式都有。需要指導進行改革。”一位財政專家告訴記者。

以宋宸為例,在中央與地方分成結束后,地方留有5000萬,按照他們的分成方式,5000萬,省里留一部分,市里留在大頭,到宋宸所在區政府的時候,只有1000萬多點了。

也就是說,宋宸轄區內收稅一個億,看著很多,但是能夠使用的資金也就1000萬元多點。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的地方財政分成是這樣,比如東北某地,其稅收分成是省與縣分成,但是縣里的土地收入就要全部劃歸市里。

讓地方財政收入減少的還有減稅降費,宋宸計算過,因為減稅降費,當地的收入減少了最少兩成。

在近日,財政部公布的《2020年上半年中國財政政策執行情況報告》中也提出,疫情沖擊導致稅基減少,以及為支持疫情防控保供、企業紓困和復工復產采取減免稅、緩稅等措施,拉低收入增幅10個百分點。

在宋宸眼里,2020年相比2019年好過了一些。“畢竟專項債的大幅增加和特別國債的發行,還是增加了資金和項目。在特別國債中,有一部分是專門支持地方財力的。”

在財政部乃至更高層,也看到了2020年地方財政的困難,8月7日,財政部網站公布的財政部長劉昆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今年,中央對地方財政支持力度空前。

一是增加轉移支付力度。今年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達到83915億元,比上年增加9500億元、增長12.8%,增量和增幅都是近年來最高的。其中,安排特殊轉移支付6050億元,支持地方財政應對疫情影響彌補減收增支和縣級“三保”缺口;均衡性轉移支付、縣級基本財力保障機制獎補資金增幅均達10%,老少邊窮地區轉移支付增幅達12.4%。二是延長階段性提高地方財政資金留用比例政策,對中西部和遼寧省延長執行到今年年底,由此再增加的地方留用資金約550億元,全部留給縣級使用。三是發行抗疫特別國債。為支持地方基礎設施建設和疫情防控,紓解企業困難,激發市場活力,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利息由中央財政全額負擔,本金由中央和地方共同償還。

支出

收入面臨較大壓力,可是支出卻是剛性不下。也就說開源節流,只能開源。

宋宸面臨的支出是多方面的,人員工資,債務利息,建設支出等等。

此次疫情對經濟下行壓力的加重,使得許多地方的“三保”支出中的問題暴露出來,特別是人員工資的問題。宋宸告訴記者,他們所在區,在過去幾十年來,管轄區域擴大了幾倍,人口增加了幾倍,編制缺一個沒有增加。

比如,轄區人口增加了,學校也要增加,若是新蓋一個學校,除去與學校相關的資金,還要增加基礎設施投資,配上環衛,還要有派出所等機構。這些都需要編制,都需要資金。沒有編制,沒有預算資金,只能聘請編外的人員。

現在每天,2萬多名吃財政飯人員工資,是宋宸要保障的,還有民生保障。在三保工資支出的時候,宋宸優先保障的是環衛工人、協警、老師的工資。“社會穩定是要維護的,協警若是工資都出了問題, 怎么維護社會穩定?民生支出中,鰥寡孤獨,老弱病殘,這些都是要支出的,是必須支出的。”

宋宸面臨的情況并不是個例,一位東部地區的縣區財政人士就告訴記者,雖然是在砍預算,無效低效,盡量不支出的預算減少。但是,收入下降的太厲害了,今年的預計是收入下降30%,支出下降15%。但是,“三保”等根本性的支出還是在增長,比如去年的“三保”支出在30億元左右,今年預計要33億元左右。僅僅財政供養人員3萬,這還沒包括那些沒有編制的人員。雖然這幾年三保類的轉移支付在增多,但是相對整個財政大盤子,杯水車薪。

上述縣區財政人士所在地區在去年整體財政收入不到50億,三保支出30億多,但是相比整個財政支出,缺口在13億元左右。預計2020年的缺口在15億元左右。還要發展經濟,做項目,只能借債。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稅與環保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財政、貨幣政策領域。主要關注財稅、金融、審計、環保、PPP、大工業等相關方向。
湖北省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