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萊頓·克里斯坦森的最后一課:挖掘中國內需潛力的重要啟示

陳勁2020-08-07 20:18

陳勁/文 2020年1月,新冠疫情剛開始肆虐時,驚聞克萊頓·克里斯坦森(Clayton Christensen)教授辭世的消息??粗稚稀斗睒s的悖論》的譯稿,我知道,這是克里斯坦森教授留給世間的最后一課了。

與他早期的《創新者的窘境》《創新者的解答》等著作相比,《繁榮的悖論》一書的格局更為寬廣、氣魄更為宏大、志向更為高遠。它試圖通過“開辟式創新”拉動“未消費市場”,打破“繁榮的悖論”,在看似荒瘠的土地上“讓繁榮之花盛開”,把我們的世界變成更加美好的所在。

在全世界很多經濟欠發達的地區,當地政府、聯合國、各類發展組織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和人力、物力,力圖實現經濟的繁榮、提高當地人民的福祉。

然而,這些以繁榮為目的的投入大多未能達到預期的效果,甚至出現了越扶越貧的情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5年的統計顯示,在接受援助的情況下,至少有20個國家變得比1960年時更貧窮了。

作者把這種情形稱為“繁榮的悖論”,并且為之提出了解決的辦法——“開辟式創新”(Market-Creating Innovation)。

并非任何一種打開新市場的創新都能被稱為開辟式創新。開辟式創新的目標人群必須是身處“憂患”之中的人們。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這些人無法找到、獲得或者負擔得起能夠滿足自身需求的產品或者服務。這些被作者稱為“未消費者”的人們,形成了一個極為龐大的“未消費市場”,而開辟“未消費市場”的創新就是“開辟式創新”。

“未消費市場”并不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等欠發達國家和地區的專屬,它存在于全球每一個國家里。例如,作者在書中提到的福特T型車、勝家縫紉機、柯達相機在美國,索尼錄音機和豐田汽車在日本,三星和起亞在韓國,賓堡在墨西哥,它們統統開辟了廣闊的未消費市場,幫助更多的普通人解決了生活中的“憂患”。

中國當然也不例外。

中國的未消費市場具有鮮明的獨特性。它有著別具一格的監管體制、巨大的體量和明顯的地區、城鄉不均衡性,因此具有近乎無窮的潛力。

除了作者提到的格蘭仕微波爐之外,中國有著百花齊放的開辟式創新,例如面向城市年輕無房人群的自如公寓、面向短途出行需求的共享單車和共享電動車、小米等國內廠商推出的千元智能手機、解決網購信任難題的支付寶等等。

在繁榮國內經濟,暢通國內大循環,形成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格局的過程中,開辟式創新有能力發揮巨大的拉動作用、升級現有的創新范式、實現更具可持續性的長久繁榮。這是因為,究其根本,國內循環的根本在于挖掘內需的巨大潛力,而相當一部分內需是要通過開辟式創新來發現和滿足的。

中國民眾的未消費需求在哪里,中國的開辟式創新的舞臺就在哪里。例如留守兒童的教育、空巢老人的就醫、低收入人群的住房、農村人口的金融信貸、教育和醫療資源的不均衡分布、流動人口的各類保險等。

中國的開辟式創新帶來的將不僅是經濟的繁榮、基礎設施的升級以及對政治、法律、文化的積極影響,它還將實現我國創新資源和創新人口,從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和大灣區等東南沿海地區向中西部、向鄉鎮、向更加廣大的未消費地區和人群遷移,實現多種產品和服務的大眾化。

開辟式創新是克里斯坦森教授提出的最后一個概念,也是最具社會意義的概念。作者希望讀者通過本書為讀者帶來新的視角,幫助讀者換一種眼光看待貧困、發展和繁榮。

作者提到,我們對創新的力量深信不疑,對開辟式創新的投入,是目前全球許多國家創造繁榮局面的最好機會,它能在你我的有生之年真正根除貧困。

(作者系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創新創業與戰略系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技術創新研究中心主任)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湖北省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