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玉環改判無罪:糾錯渠道暢通才能讓正義不遲到

歐陽晨雨2020-08-05 22:24

歐陽晨雨/文 現年53歲的張玉環終于等來了這份無罪判決。8月4日下午4點,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宣判張玉環故意殺人案,法院最終以“原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宣告張玉環無罪。自1993年10月27日失去自由起,張玉環已被羈押了9778天,成為截至目前公開報道中被羈押時間最長的申冤者。

張玉環的前妻在采訪中笑中含淚,“我非要讓他抱”,“從1993年欠到今天他應該抱”,這種復雜而真實的情感,讓人感同身受。蒙冤26年的張玉環,表示“承受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失去了20多年的青春年華,這個是有錢都挽回不了的東西”,“作為父親,我沒盡到照顧孩子的責任”,“作為兒子,我也沒能孝敬老母。這一切給我的家人帶來了巨大傷害”,這般備受煎熬、無地自容的自責,折射出遭遇錯案之后,那種痛徹心扉的痛苦。

誠然,作為蒙冤者的張玉環,可以依法申請國家賠償。之前,包括佘祥林、聶樹斌、陳滿、劉忠林、“五周”等蒙冤者,都通過《國家賠償法》獲得了一筆賠償金。特別是吉林的劉忠林,因為被羈押了25年3個月,獲得高達460萬元的國家賠償。羈押時間超過劉忠林的張玉環,有望獲得一筆更多的國家賠償。據報道,宣判之后,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有關負責人代表該院,向張玉環賠禮道歉,并告知其有申請國家賠償的權利,也是給張玉環及其親人吃下一顆定心丸。拿到這筆為數不菲的國家賠償金后,他能更好地盡孝,也能更好地回歸生活。

作為蒙冤者,罪名洗清無疑是一種幸運,拿到國家賠償金也是一種慰藉,但26年多的申訴之路如此坎坷波折,也留下了頗多遺憾。

根據《刑事訴訟法》規定,“當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對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可以向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檢察院提出申訴”,如果有“新的證據證明原判決、裁定認定的事實確有錯誤,可能影響定罪量刑”、“據以定罪量刑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依法應當予以排除,或者證明案件事實的主要證據之間存在矛盾”、“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可能影響公正審判”等五種情形,人民法院應當重新審判。此外,上級法院有權提審或者指令下級人民法院再審,上級人民檢察院可以抗訴,法院應重審或指令再審等,這些也都是“糾錯”的法定渠道。

就此案來說,張玉環的有罪供述真實性存疑,且除張玉環有罪供述外,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張實施了犯罪行為,間接證據亦不能形成完整鎖鏈。在這種情況下,法院理應依法啟動重新審判。但令人遺憾的是,盡管“張玉環每周都會手寫一封申訴信,向各級司法部門講述冤情,最終成功寄出的信件數以千計”,“在高墻之外,張家人也四處奔走,持續申訴”,這些蒙冤者的強烈訴求卻在如此漫長的時間內,未曾撬動司法齒輪分毫。就連江西高院終審時,沒有律師為張玉環辯護這樣“涉嫌程序違法、可能影響公正審”的重大瑕疵,也沒有進入有關部門的視野。

在深化司法改革、大規模平反冤假錯案的時代浪潮中,張玉環無疑是幸運兒。2017年8月,張玉環向江西省高院遞交了刑事申訴書,到2018年6月,江西省高院決定對該案立案復查。其實,如果法律規定的糾錯渠道暢通無阻,恐怕蒙冤被羈押了9778天的悲劇,也將不復存在。

如今,張玉環獲得改判無罪,為避免悲劇重演,在堅持“疑罪從無”原則的同時,還須對公民申訴無力的“緣由”深入追查,究竟是誰充當了“攔路石”,究竟是什么讓“耳朵”選擇了失聰,該追責的追責,該補洞的補洞,讓確保司法正義的糾錯渠道“零阻礙”,把正義輸送給每一個需要它的公民。

(作者系法律學者)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湖北省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