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TikTok時代”中國科技公司如何國際化

劉遠舉2020-08-04 17:51

劉遠舉/文 TikTok成為中美關系最新的焦點。

簡單地說,TikToK就是字節跳動在美國做的“抖音”。它在美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美國的用戶已達到1億。

這種成功體現了中國人的技術能力、商業智慧;體現了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國際化能力。但在最近的復雜多變的國際局勢中,TikToK遭遇到了一系列障礙,面臨被禁,被強行收購的局面。

8月2日晚,字節跳動在其微頭條號上表示:仍然堅守全球化的愿景,不斷加大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各地市場的投入,為全球用戶創造價值。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也在8月3日通過官方渠道首次對外發聲,稱“現在還沒有完全決定最后的解決方案”,“不放棄探索任何可能性”。

之前,白宮的目標是,讓這款廣受歡迎的應用程序被美國公司收購。微軟也一直在與字節跳動就收購談判。但當地時間7月31日,特朗普告訴記者,他反對微軟收購,將動用行政命令或緊急經濟法封殺TikTok。此后,微軟暫停了收購TikTok美國業務的談判。

在我看來,收購仍然有可能完成。對于微軟來說,這是占據社交市場的一個機會,它肯定想得到。

另外,白宮內部是存在分歧的。據說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和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都支持將TikTok出售給微軟。白宮法律顧問帕特·西波隆(Pat Cipollone)和總統副國家安全顧問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也始終在試圖撮合這筆交易。盡管與此同時,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敦促特朗普對TikTok采取更強硬的立場。但無論如何,強迫1億用戶,數以百萬計的青少年在手機上刪除這款廣受歡迎的應用程序,其引起的反感,不是正處于嚴峻選情的特朗普想看到的。所以,最終收購能否進行可以繼續觀望。

從字節跳動的角度說,TikTok有潛力成為一個獨角獸平臺,在當下急速發展的階段就剝離、出售業務,對字節跳動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損失,某種意義上,的確是被巧取豪奪。但對字節跳動來說,這個選擇仍然是明智的。

6月底,印度政府宣布禁用59款中國應用,短視頻應用TikTok也在其列,而且,已下載版本也無法使用。根據eMarketer的預測,到2020年底,TikTok原本將在印度擁有1.25億月活躍用戶。這個市場規模估值在百億美元。相比印度市場的遭遇,字節跳動在和微軟的交易中起碼還能拿到一大筆錢。

從全球科技公司競爭來看,這只是事情的開始,而非結束。

現在世界上只有中美兩國的移動互聯網市場發展得較好,這是因為中美兩國都是規模巨大的且單一語言的經濟體,也只有在這樣的國家才能以本國為基礎,發展出國際化的手機應用。其他國家要么人口少、要么經濟不夠發達,體量過小,國內市場規模很難支撐起微信、TikTok、FACEBOOK、搜索引擎這樣的應用。所以,國產化擋不住中美兩國的獨角獸應用,這就是中美逐鹿的國際市場。(這當中,印度或許是一個例外,其人口體量大,且軟件業發達。)

類似TikTok這樣的應用,從一個國家撤出后,一定會留下市場空缺。相對于從頭開始探索一個新的市場,填補市場幾乎是可以成功的,所以,如果能用非市場手段去抑制、乃至驅逐競爭對手,就能獲得巨大的利益。世界是復雜的,一個國家內部一定會有政商關系去推動這類事情的發展。

8月2日晚,字節跳動在其微頭條號上發文中,表示面臨著各種復雜和難以想象的困難,包括緊張的國際政治環境、不同文化的碰撞與沖突,還特意提到了競爭對手Facebook的抄襲和抹黑。這會是中美科技公司逐鹿全球市場的常態。

在中美逐鹿的國際市場中,美國有蘋果與安卓的加持,本身就有天然的優勢。而不管TikTok這次是否被收購,類似Facebook此次表態的話語,會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各個國家。顯然,這不利于中國公司走出去。

那么,換一個角度,中國公司會不會走向更徹底的國際化,以規避這種風險?或者更準確地說,這時已經沒有了中國公司的概念,而是中國資本、中國技術人員流出,在他國注冊、以他國公民的身份運營公司。實際上,TikTok已經是這個趨勢的先行者,而跟隨者會做得更加極致。這個時候,中國人又該以什么態度面對這些公司呢?

(作者系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的研究員
湖北省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