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數科:破圈、升維與增長

2020-08-03 12:17

隨著互聯網進入“下半場”,發力產業數字化已成為全行業的發展共識。投身產業數字化領域內的科技巨頭們,其正面交鋒也變得愈發激烈。

加之后疫情時代,各行業企業快速地意識到,組織變化和技術創新對提升其在全球價值鏈中的位置,正變得至關重要。特別是在加快推進“新基建”的浪潮中,企業的“增長”路徑與生存難題,更加依賴于具備著產業數字化優勢的科技巨頭們。

京東數科深知數據資源蘊藏的巨大能量,在過去近7年的耕耘中,早早地結合自身優勢面向金融機構到多樣化產業進行著深度融合。而今,產業數字化轉型按下加速鍵,京東數科更是提出了“首席增長官”的定位,要與合作伙伴共謀增長。

目標增長

疫情黑天鵝的突襲,讓不少傳統行業企業面臨生死難題。來自四川廣漢的禽苗養殖農戶鐘杰波沒想到,京東數科緊急開發出的京東西南禽苗交易平臺,讓遭遇禽苗滯銷的數千名養殖戶”絕地重生“。

原以為與京東數科的合作會像其他平臺一樣,不過是找到了一桶“解近渴”的水,“是靜止的”,可讓鐘杰波出乎意料的是,“京東數科就像一個水龍頭,擰開后便有新客戶源源不斷地找來。”據他講述,現在幾乎每天都能接到從平臺鏈接來的客戶咨詢電話。

在京東數科副總裁、金融科技群組總裁許凌看來,這便是提出“首席增長官”的現實意義。“通過持續的可運行的增長方式,跟客戶綁定在一起。”

他指出,京東數科提出”首席增長官“的核心是幫合作伙伴診斷業務的數字化程度,盡可能全面地幫其在業務環節上實現數字科技和數字經濟,從而去打通產業鏈、供應鏈,實現客戶增長、業務增收等攸關企業發展的關鍵訴求。

當然,“我們不是在單純輸出一個脫離了產業價值的技術。”在京東數科副總裁、技術產品部總經理/機器人產品部總經理曹鵬的認知里,京東數科一定是將AI技術、數字化能力放到真實的場景中去,幫助創造產業價值,實現增長。

“我們不是IT服務商,不是靠賣系統賺錢的成本定位,而是數字化解決方案提供者,融入到合作伙伴的生產運營、市場推廣及業務增長的全過程中。”許凌認為,只有增長才是檢驗技術服務的最終標準,而京東數科面對目標客戶做出的是一份效果承諾。

不過,京東數科并非盲目進入的各產業,其選擇的標準多為“產業空間足夠大,規模天花板高,數字化程度卻相對滯后的產業”,同時“我們的核心競爭力是否適用于該產業的數字化需求”。

在他看來,京東數科深入挖掘的數字營銷行業,因遠未被改造完成而具備極大的升級空間。許凌沒想到,京東數科會在疫情后迎來數字營銷的廣告業務狂增。

“不少傳統戶外媒體會有一個感性認知,疫情期間對戶外投放的預算急劇下調。”但京東數科副總裁、數字營銷部總經理陳蕾發現,以數字化戶外廣告為核心陣地,同時深耕社區數字化的鉬媒,在防疫期間接到了不少落地社區的廣告投放及解決方案需求,甚至現實是“需求大于供給”。

其實,鉬媒的能力在于,“廣告主投相同的錢,卻可以通過我們更精準的數字營銷,獲得更多精準的客戶。”除了讓廣告主一眼看到增長的實際效應,同時,鉬媒還具備對客戶進行私域運營的能力。陳蕾以銀行類廣告主為例,鉬媒不僅能為其信用卡用戶拉新,還能基于數據信息對處于休眠的賬戶予以激活。

“增長”不單單是企業、各類金融機構的發展訴求,如今更上升成為G端推動城市數字化轉型和安全穩定的效率目標。而京東數科在其中,早已投石起漣漪。

京東數科副總裁、智能城市部總經理鄭宇告訴記者,“在智能城市建設中,一個突出的難點在于數據共享和數據安全的平衡。政府數據因其敏感性多不能做到共享,加之不少第三方信息服務公司以總包+分包的形式參與其中,使得智能城市建設過程中出現了很多數據孤島。

“構建智能城市需要建立一個真正有機的共享底層生態。”在鄭宇看來,這個數字底座的競爭異常關鍵。他表示,不同于友商賣“云”做智慧城市應用,京東數科的定位是打造一個開放化的城市操作系統,可以復用于任何“一朵云”,關鍵是真正提升政府的治理水平及城市痛點。

在鄭宇看來,這不僅是一個長期的共建過程,同時在京東數科的開放生態中,第三方的共建者可以利用平臺數據“像搭積木一樣”快速構建自己的應用。他舉例說到,過去一個20人的AI團隊耗時兩年時間才能開發出來的應用,如今在平臺上只需要一個人一天就能將應用開發出來。

主動破圈

“對于廣告主而言,我們不僅僅為其提供獲客能力,在此之后還能幫助它對客戶進行充分地長期運營。”在陳蕾看來,關于用戶增長,鉬媒正在做的事情便是把京東數科的能力聚合在一起做營銷升級,這個過程就是在破圈。

許凌也坦言,在京東數科原有的組織模式下,各業務部門間都是獨立進行銷售和對接,由此帶來的問題也逐步顯現出來,“內部沒有形成合力,組織協同上更是割裂的。”不同于過去將大量資源與科技能力鎖死在金融行業客戶,現在的京東數科要繼續做大做強金融行業解決方案的同時,其戰略規劃便是將上述核心能力輻射到新的板塊中去,許凌強調,這才是真正的“產業數字科技”,不過要實現這個愿景,對組織提出的最大挑戰便是“破掉閉環”。

封閉導致各業務線自成一個小閉環,盡管打破這一氛圍會帶來不小的組織壓力,“對管理者的要求非常大。”許凌認為,不僅圍繞京東數科的戰略,同時對團隊的未來能力打造上,“破閉環變成協同性組織是必然的。”

據許凌透露,前后歷經4個多月的內部討論,京東數科終于于今年4月完成“重構”。一改過去以產品為導向的服務模式,如今的它“以客戶為中心”,分別形成了提供客戶拓展、交付等“一攬子”解決方案的行業層;專注產品創新力與競爭力打造的產品層;負責大數據、風控、AI等底層基礎技術的核心能力層;解決產品資源與行業客戶高效連接的開放平臺層,最后加之職能平臺在內的新的組織模式。

其中,由AI科技、智能城市、數字營銷、金融科技構成的“四駕馬車”,成為京東數科迎戰互聯網“下半場”的業務方陣。在京東數科副總裁、金融機構合作部總經理楊輝看來,“這是一個從點到線再到面的轉變過程。”

楊輝認為,這讓京東數科與金融機構的合作路徑較之其他公司發生變化,“我們基于場景帶來相應的科技產品,當業務層達到互信后,又會深度參與到數據、業務及產品的中臺搭建過程中,如此由淺入深的提供解決方案。”

升維打法

采訪中,許凌表示,新的組織模式既有利于提升業務想象力和組織能力,還可以為京東數科騰出更多發展空間。

實際上,從搭建白條支付、供應鏈金融、財富等在內的應用系統,到基于整個平臺大數據的風控能力及機器學習的技術,輸出至金融行業從而升級金融科技,發展至當下智能城市建設、鉬媒數字化營銷及AI機器人的應用落地等,曹鵬將京東數科與企業攜手做數字化的技術演進路線劃分為三個階段,分別是應用、數據及智能化。

而今站在產業數字化發展的新節點上,京東數科已然打響了一場升維之戰。

“每個企業本身的稟賦不一樣,采取的路徑也不一樣。”楊輝認為,京東數科帶去的不只是科技服務,還帶入了京東的整個生態,“這是一個多維的服務。”

在他看來,京東數科主要幫助行業企業、機構甚至城市方面,解決降低成本、提高收益率以及控制風險一系列問題。在切入到客戶價值鏈全鏈路的過程中,楊輝認為,“京東數科的稟賦是由應用層到能力層的逐步沉淀。”

確實,京東數科近7年間積累下的技術實力,如今在平臺模式下沉淀、深化,進一步提升了其向外服務賦能的能力。

資管科技,就是京東數科金融科技板塊向資管這一垂直領域的縱深。

京東數科副總裁、資管科技部總經理徐葉潤說到,京東數科面向資管科技領域一直有一個“做中國的阿拉丁”的目標,不過實現起來要分幾個階段,從數據信息提供到高效率投資研究系統和平臺的搭建,以及智能化的交易體系建設,從前到后完全貫通資管客戶的整個投資流程。這一解決方案也可以根據機構的實際需求組件化輸出。

例如,京東數科與華夏基金攜手打造智能資管平臺,通過提升數據整合及開放能力,滿足市場資產定價及風險相關的數據需求,提升金融數據挖掘、人工智能應用的效率,共同打造統一的資產管理數據可視化應用,實現業務全局視圖。

投身產業數字化轉型升級的大潮中,許凌也深知,這絕非過去“通吃”的時代,“不是我們主航道,不是核心競爭力的,給到合作伙伴去做”。鄭宇對此深有感觸,“不太可能有一家公司憑一己之力把整個城市的所有問題都解決掉,智能城市一定是要共建的。”在他看來,京東數科踐行的平臺化思維,大大解決了數字化共建過程中的效率難題。

作為一直以來“吃螃蟹的人”,曹鵬講到,京東數科從首提“金融科技”至今提出“首席增長官”的定位,都沒有行業先例可供參考。 身處用技術去創造收入的部分,他對技術應用于產業場景中,如何為客戶創造實際效益尤為重視。

他以京東數科自主研發的鐵路巡檢AI機器人為例,當它專注去識別鐵軌的平整度、傾斜或斷裂以及路基和站臺間距的巡檢序列,相對to C的復雜場景而言,更為標準化的產業場景可以降低技術實現的難度。在曹鵬看來,目前機器人產業整體還處于比較早期的階段,底層基礎能力不足,每一個細分領域在應用具體場景時,都需要從頭開始“造輪子”。京東數科正在解決的是“巨大研發投入和細分市場小規模收益之間的矛盾”。曹鵬自知,“瞄準一個明確且細分的場景,提升生產效率的實現度會比較高”,雖然這樣開發出來的產品“面比較窄”,但卻做到了“精、專”二字,在他看來,這才是真正解決痛點問題的關鍵。

不過,在陪跑行業邁步產業數字化升級的路上,京東數科不單單在對外賦能,特別是在“首席增長官”確立后,現實也在倒逼京東數科對人才需求的門檻升高??铺乩罩袊鴧^合伙人王賽認為,合格的首席增長官,既要有公司的戰略思維,知道規劃以及如何實現增長;還要具備客戶、品牌及產品的知識結構及細分定位,最后能基于數據動態做出決策。

躋身新基建的賽道中,助力行業向數字化、智能化躍遷的過程中,京東數科“以客戶為中心”主動破圈尋變,在許凌看來,未來除了考核對產業的滲透率及深度,技術能力的優勢打造外,京東數科還必須聚集一群特別懂數字科技,以及懂行業“know-how”的人。

錢玉娟/文

湖北省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