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事的入侵:現代經濟學的考驗

孔笑微2020-07-27 02:21

孔笑微/文

“是貝爾獎”經濟學家

2014年耶魯大學的春季學期,著名經濟學家羅伯特·希勒剛剛開始本科一年級的“初級宏觀經濟學”大課,就不幸成為一場惡作劇的當事人:幾個年輕學生手搖鈴鐺,從教室不同角落走來,堂而皇之登上講臺,將鈴鐺和一張模仿獲獎證書的紙卷頒授給自己的教授,宣稱由于希勒過于自戀地經常提及他于前一年秋天獲得的諾貝爾獎(Nobel),所以特頒發“是貝爾獎”(Yes,bel)以資敲打,然后揚長而去,留下尷尬的教授和怔然的滿座同窗。

即使在自由主義氣氛濃厚的耶魯,這個惡作劇也有些過火——希勒教授只在公開場合提過他的諾貝爾獎一兩次,并且是眾所周知的好脾氣——除了說明權威討人嫌,以及經濟學的權威特別討人嫌之外,似乎也并沒什么機智之處。然而有趣的是它的傳播:耶魯??虾芸煊邢矏巯@战淌诘膶W生撰文打抱不平,批評此舉破壞了常春藤學校師生之間“無聲的互相尊重核心關系”并且“一點都不有趣”;批評刊出后,回應相當熱烈,有人贊同,有人認為搖晃鈴鐺是一種象征,耶魯的自由傳統遠比諾貝爾獎重要。一名留學耶魯的中國學生為媒體寫文章評論:“對一種行為,如果所有人都一致認為妥當,那還有界定所謂自由的必要嗎?從這個角度看,自由的邊界恰是由不妥的行為來界定的。”

羅伯特·希勒教授本人不失幽默地化解了在場的尷尬。但耐人尋味的是,無論是這場小小的諷刺風波,還是新晉諾貝爾獎得主的桂冠和希勒本人不俗的口才,都沒能改變“初級宏觀經濟學”大量缺勤,在期末要與一半空座面面相覷的情形,學生們寧愿去上助教講的對過考更實用的習題課,也懶得再與經典理論以及它們的“社會應用”奮戰。在時間與知識的自由市場上,自由的邊界由放棄它的成本來界定。

與此截然相反,同為希勒教授講授的“金融市場”課程,卻數年如一日座無虛席,一課難求,公開課在耶魯網上課程中歷年都名列前茅。

經濟學中“敘事”的剪除與再入侵

如果按以賽亞·伯林的分類比喻,“狐貍”與“刺猬”,前者博而肆,履一舟行萬水;后者精而深,種獨木坐成林。 羅伯特·希勒是一個典型的“狐貍”,他早年師從著名的“M-M定理”創立人莫迪利安尼,以新凱恩斯學派的面貌在宏觀經濟學里出道,有成就的研究領域縱貫房地產、資本市場、行為經濟學、公共選擇和商業道德批判,繼而不可避免伸展到心理學和歷史學。希勒真正“舞出圈”而在公眾中贏得盛名, 無過于對兩次重要經濟危機(2001年互聯網泡沫和2007年次貸危機)的準確預言。作為經濟學者中成功的暢銷書作者,希勒教授將“非理性繁榮”和“泡沫”從學術術語改造成了耳熟能詳的公眾短語,而他本人,也在耐心死磕“有效市場假設”(EMH)的學術“敘事”中建構一生的學術軌跡。由此看來,這樣一位學者去冒犯經濟學的“科學性”與“分析性”,挑戰基礎理論中根深蒂固的敘事迷思與相應被低估的風險,的確是一個合適而有趣的思維之旅導游人,即使經濟學一向以嘲諷者眾多出名,這位“諾貝爾”與“是貝爾”的雙料獲獎人,卻是一位天生的自嘲者。“敘事”本是文本與符號學領域的基本概念,本意是“對故事的描述”,包括虛構與紀實。文化分析和社會學研究非常重視重大敘事的形成與傳播,民族、國家、宗教、文化、性別、歷史都由大大小小虛構和紀實性敘事充滿,比如“民族是想象的共同體”,完整的敘事不僅包含故事,還有情緒和價值判斷,敘事的力量和危險,都在于高度可共情和易傳播性,一個有力的敘事可以對抗理性思考,尤其在信息不足的情況下,低成本形成迅速的群體反應。具有影響力的敘事往往是決策的重要動因。

古典政治經濟學也不乏著名的敘事或“元敘事”,比如分工、自由貿易、市場競爭、“看不見的手”……有些敘事之間還針鋒相對,比如重商主義和自由貿易,公平與效率,放任與干預。然而,建立在邊際分析基礎上的現代經濟學,在微觀方法論建構中,基本排除了敘事和敘事方式產生任何長期作用的可能性,力圖如同數學一樣,把理論大廈建立在幾條基本公理簡單堅固的基礎上,效用最大化的決策機制像奧卡姆剃刀一樣剃掉了各種故事。無論何種敘事,無論真偽,最后總是會通過均衡機制回到同一種結果,如同福利經濟學第一定理(市場競爭的結果是全局最優的)和福利經濟學第二定理(全局最優的結果必定可以通過市場競爭達到),從個體和全局的兩個極端出發,融為一體,形成了完美的閉環,所有的中間敘事皆為邏輯上的冗余。

 

完成了“科學化”的經濟學不再懼怕對它前提的攻擊,只要接受了方法論就足以立于自洽的不敗之地,但為之付出的代價卻是現實性。所以,作為直接面對尖銳現實政策要求的宏觀經濟學,即使一個世紀中非常努力去彌補與微觀基礎之間的鴻溝,也依然是“傳播性敘事”泛濫的重災區,從凱恩斯神話開始,由各國領袖大名輪流上陣的“某某經濟學”此起彼伏。宏觀領域中,短期波動非常重要,生死存亡上任下臺,大部分事件遠遠短于一個經濟周期。群眾通常不會苛責從天而降的經濟危機,但政治家必須準備一個好故事去滿足政策背后的期待,這個故事可以是推動投資,也可以是加強管制;可以是地球村,也可以是MAGA;可以是互聯網泡沫,也可以是區塊鏈。

“敘事經濟學”視角下的流行敘事:比特幣狂潮到飯圈戰爭

“敘事經濟學”研究影響經濟行為的流行敘事的病毒性傳播,廣義上屬于行為經濟學的新興領域,在驅動經濟的傳統因素中加入了一個重要的新元素:通過口述、新聞媒體和自媒體傳播的大眾故事,不同于單方面的廣告,大眾故事必須包含大眾的合力創作,傳播本身就是創作鏈條。它可以提高預測經濟事件的能力,精準地制定經濟制度和政策。這些傳播性故事是對人們進行經濟、投資決策有實質性影響的,比如裁員還是等待形勢好轉,趁低吸納還是離場避險,投資創業還是保守儲蓄,經濟敘事一定要有轉化為經濟行為的充足可能性,比特幣就是一個成功的實例,具有巨大的傳播效率,不僅帶來了全球商業上的重大變化,還催化了一個更加有敘事潛力的新興行業:金融科技。

比特幣敘事中的敘事要素比傳統金融工具更令人興奮,它涉及先進的信息工具,艱深但不必理解的數學計算,神秘的創始人和誕生背景,對抗財富不平等的創意,鮮明的反中心和無政府主義色彩,年輕化與世界主義,具有轉播需要的所有流行要素,尤其與傳統金融文化中的精英文化和階層固化形成鮮明對抗,在這個“貪婪給世界帶來可怕災難的行業”的對立面娓娓展開敘事。

2010年5月22日,兩個首宗以1萬比特幣成交的披薩餅(目前大約價值30億美元)標志著比特幣歷史上最光輝的敘事之一,這意味著一個誰都沒有想到的新成員正式參加了古老的支付游戲。2011年“占領華爾街”運動前后,比特幣的價格經歷第一次飛躍。比特幣代表了匿名的、不受政府控制和管理,從而擺脫了中央銀行體系以及和它共謀的華爾街,至于比特幣應用于洗錢、金融犯罪和欺詐活動的風險,在早期階段甚至是一種健壯性的保證。一系列加密貨幣和虛擬貨幣在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時迅速發展,個人賦權敘事代替了國家這樣一個搖搖欲墜的穩定性符號,即使真實世界中比特幣的價格波動之大,遠超任何主權貨幣機構發行的信用工具。

傳播超過一定數量之后,敘事內核就變得非常堅固了,巴菲特認為它是泡沫又怎么樣,人們購買比特幣是希望參與令人興奮的新鮮事物,與未來掌握世界的“贏家”建立聯系。在比特幣的敘事中最令人滿意的一點,和工業革命以來的進步主義一脈相承:投資者因為了解最前沿的新事物而發家致富。計算機技術終將淘汰人類勞動這種盧德主義的科幻焦慮,也從比特幣的敘事中得到了緩解;而且更美妙的是,比特幣的通縮屬性,又自帶黃金和古典金本位的幻想色彩。參與未來和擺脫控制這兩個超級敘事,界定了比特幣神話的內核。

過度復雜、過度擬合的敘事——比如“陰謀論”“迫害論”——通常很難成為超級敘事,因為過多的爭議會導致傳播鏈過早分裂,喪失動能。但對于某些新興經濟領域卻可能非常成功,這類敘事會下沉和停留在一定的邊界之內,它追求的不是傳播的廣度,而是深度,以增加受眾忠誠度來改變經濟決策。文化、娛樂、媒體產業,本身絕不缺乏曝光,稀缺的資源是經濟轉化率,所以“飯圈經濟”必須“引戰”和“洗粉”,盡管家家粉絲對偶像的贊美和對對手的指責敘事基本雷同,但是只有“拉踩”才可以引發行動,而最方便有力的行動無過于以消費幫助偶像在商業價值天平上壓過對手。

“敘事經濟學”的未來研究之路

科學統計和深度學習方法對未來重大事件預測有一定功能,大數據也助力其中,但事實仍然證明,系統性的災難被預測到的幾率并不高。經濟學家可以觀測到一些先行指標的變動,但對于引起先行指標變動的敘事卻是多變和互相矛盾的,比如美國國債收益率(通常作為金融世界的無風險利率)的變化,預期通貨膨脹率的變化,信心指數的變化,可以解釋的原因絕非單一。經濟學家至今沒有嚴肅地將流行敘事科學地納入分析框架中,但是社交媒體卻一再顯示流行話語并非荒誕不經,比如特朗普的推特發言有目的構成的一整套敘事,對金融市場的影響并非僅僅是煽動非理性情緒。

目前的行為經濟學通過統計數字化文檔中的單詞與短語來了解流行經濟敘事的一些基本情況,但目前經濟學還沒有足夠的系統評估敘事影響力產生、攀升和衰減的方法。反而流行病學的研究,提供了一些可以參考的模型。

在傳染病數學中,疾病最終的平均傳染速度取決于恒定傳染參數(傳染率)和康復率的比例;敘事的“傳染力”是新穎性,當事件不是新聞,或傳播對方已知之后,就失去了傳染能力,新聞媒體數量的增加,可以視為傳染參數的增加。從這個模型出發,并不一定討論詞條最多的敘事最有影響力,影響力的核心在于敘事的足夠“新穎”和接受者的“康復能力”(遺忘能力)不佳,導致它停留得足夠廣,也足夠長。“敘事經濟學”將帶來一個前所未有的方法論變革,也對目前的數據收集方式提出了挑戰,簡單被動地搜集熱門語言,遠遠不足以識別出重要敘事。學者們開始積累敘事的時間序列,以避免為營銷或者選舉的短期調查所帶來的噪音污染,這是一項跨學科的工作,需要更多人文學者,包括心理學家、哲學家、調查記者的參與。信息的足跡是巨大的礦藏,當珠子串起來的時候,我們應該得到的不是被窺探感和監控感,而是人的行為與思想模因里來自歷史的提醒。

 

湖北省快三开奖走势图